第四章 饿肚子

书名:年代文里的老实人罢工了 作者:满地白霜 字数:2359

秦溪低下头翻了个白眼,面上瞧着倒是乖巧顺和,跟以前一个样。
现在家里的情况还没有摸清,初来乍到,稳妥为上,她忍。
挑第三趟水,秦溪在路上花的时间更多了,肩膀火辣辣的疼,挑着担子走路的时候,感觉腿都在发飘,如果不是用意念撑着,她早就倒下了。
一半路程没走完,她就歇了两趟了。
原本一直乖巧听话跟在她后面的秦江在她第三次停下休息的时候,并没有随之放下担子,而是一个人挑着水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不可否认,当秦江越过她,头也不回走掉的那一瞬间,秦溪心中是闪过一丝失落的,经过短暂的相处,她已经把秦江当成自己在异世的第一个朋友了,也许是雏鸟情节,她对秦江的好感度很高,即使他不怎么说话,两人也没有太多的交流,可身边有认识的人站着,做什么都有人陪着,这种感觉是真的不赖。
就像是在陌生的地界有了可以依靠的伙伴,可现在他走了,又只剩她一个人了。
难道是嫌弃她走的慢?或者是歇的太频繁,等的不耐烦了?
两分钟很快过去了,即使再累,她也得继续了,可就在这时,秦江回来了,他肩膀上挑着的担子不见了。
“哥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秦溪嘴角一勾,甜甜的梨窝出现在她干瘦的脸颊上,瞧着甜极了。
当她看到秦江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,内心涌现出的喜悦是骗不了人的。
“我...我来帮你挑,我有力...力气。”说话间,秦江直接上手接过了秦溪手上拿着的扁担。
小木桶里装的那点水,对他来说,就是小菜一碟,不值一提,他别的优点没有,力气大算一个。
别看他身形瘦削,可个子长的高啊!才十六岁,就长到了一米七五,这身高,在整个安县都算是出挑的了,要知道,他爸秦山也才一米六四,这在周边已经算是不错的了,很多人连一米六都难达到,这时候条件艰苦,可不是说说而已。
秦溪习惯性的说了句谢谢,原本走路速度就不慢的秦江一听这话走的更快了,耳朵也悄悄的爬上了一抹红晕,秦溪在后面笑了笑,很快跟了上去。
回了家,气喘吁吁的喝了口水,大气还没喘匀呢,李春花就催着她去洗衣服了。
夏天出汗多,家里人洗澡也勤快,衣服换的也勤,在这个时候的家庭分工中,洗衣服这项工作被理所当然的划分给了女性,刘琴要上班,秦清在上学,在家的李春花都四五年没动弹过了,就只剩下秦溪了。
不一会儿,秦溪揉着酸软的肩膀走在前面,秦江挑着扁担跟在后面,两个大木桶里面满满当当的装着一家人的衣服,还有等会儿洗衣服要用到的皂角。
以前秦江一挑完水,就会跑出去疯玩,可今天他却不想走了,外面也没什么意思,很多人都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,他不喜欢,但因为家里太无聊了,也没人跟他说话,相较而言,他还是更喜欢往外跑,因为能遇见有意思的事,遇上有意思的人。
可今天,他想陪在妹妹身边,他喜欢这个妹妹。
日头渐高,河岸边洗衣服的人少了很多,热辣的阳光照射在捣衣人那毫无遮挡的头顶上,头发都变得滚烫了,大家都忙着洗衣服,连话都不怎么说了,早点洗完,早点回家,这大太阳,晒久了,会头晕中暑的。
“鱼...妹妹,有鱼。”秦江兴奋的指着河水中畅意游动的小鱼,他馋了。
早上就喝了一碗粥,肚里一点油水都没有,过了这么久,那点粥,早就被消化的一干二净了。
“哪儿呢?我看看。”看到一条两指宽的小鱼从面前游过,秦溪两眼放光,她也馋了。
打从来到这,她就没吃过一顿顺心的,肚子就没饱过,她从没这么馋过。
“我去捉。”话音一落,秦江朝着刚刚鱼儿游动的地方扑了过去。
河水变浊,受到惊吓,那条小鱼,飞速的窜走了,再不留一丝痕迹。
“鱼是捉不到的,你快上来吧!这天虽热,但衣服湿了,贴在身上总归是不舒服的。”秦溪想把人劝上来,可秦江觉得水里好玩,哪愿意就这么上来,反正衣服已经湿了,还不如玩个够本。
“我捉鱼给你吃。”留下这一句话,秦江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,再次出现,已经在两米开外了。
永新县河流湖泊众多,男孩子很小的时候,会被父亲带着玩水,学游泳,水性都很不错,秦江自小就展现出了他的运动天赋,游的快,憋气时间也长,八岁之前,他也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。
“哎,你回来...”
早已经玩上头的秦江直接当没听见,大热天的,正午阳光正烈,在水里的感觉那叫一个舒畅,他怎么愿意就这么上去。
等秦溪潦草的用脚踩完衣服,秦江也玩的差不多了,不出意外,他们一回去就挨了一顿骂。
李春花被气够呛,今天这两人干活磨磨蹭蹭就已经很气人了,现在竟然还敢在洗衣服的时候玩水,秦江脑子不好,这要是在水里出事了,她肯定讨不了好,谁让家里就她一个大人在家。
她也不做那个恶人,打孩子这种事,还是交给他们爸妈吧!
但他们的中午饭是没有了,这是她这个奶奶对他们的惩罚,这惩罚虽然看似不疼不痒,可这时候的孩子最怕的不是打骂,而是饿肚子,那种火烧火燎,胃酸饿得直往上涌的感觉,比任何打骂都要有用。
小孩子不听话,饿他几顿就听话了,可想而知这饿肚子的威力。
想到秦溪早上的做饭水平,中午饭李春花没打算让她沾手,今天中午她一个人能吃三个人的饭,粮食有了,谁还愿意继续喝稀的啊!她要吃干饭,正正经经的红薯饭,家里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碗的红薯饭。
至于秦溪和秦江两人会不会生气不满找父母告状,她是完全不需要担心的,一个是傻子,一个是二木头,都是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人,两人压根就不会告状。
要不然,她现在的日子哪能过的这么舒爽,那些城里老太太都羡慕她有福气,她周围不少城里老太太过的日子还不如她这乡下老太婆呢!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